關注微信
小程序

“萬物暴漲”時代,看這些農機企業是怎么說的?

作者:農機通 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:2021年05月21日 收藏

  不幸也是有幸筆者親歷了農機行業原材料兩次漲價周期。

  第一次是2008年,其時筆者在一拖集團工作,那一年中國經濟搭上高速列車,當年經歷了一次持久的“萬物暴漲”;今年是中國經濟提速的一年,疫情影響之下全球大放水,導致國內外大宗商品帶動“萬物暴漲”,農機行業是國家乃至全球經濟的組成部分,當然也不能獨善其身,從年初開始幾乎所有的企業都面臨著原材料、配件價格上漲的煩惱。

  一、3月份發出的預警得到證實

 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,這次的原材料價格上漲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事實上是一次典型的溫水煮青蛙,只是最近火太大了,所以大家才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。

  從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擴散蔓延開來之后,全球的糧食、石油、鐵礦石、煤、橡膠等就開始悄悄地漲價了,糧食表現得最搶眼。

  早在3月9日筆者在今日頭條《中國農機之家》頭條號上就撰寫了《今年購買農機要趁早,晚了就要漲價了!》的預警,從點擊量看大家的關注度似乎并不高。

  在正確的時間,用較低的價格買到最需要的農機是一件很愜意的事,但是世上不如意的事總是十有八九,今年一開年就已經出現了原材料漲價端倪,雖然生產企業已經有成本壓力,但是企業比較謹慎,很多企業選擇了內部消化,并沒有提高出廠價。

  但無法內部消化的企業還是漲價了,3月初筆者就接到了上游企業發出的漲價通知,其中某單缸柴油機生產企業出廠價上調30-60元/臺,重慶某微耕機發貨價漲了80-150元/臺,河南某農機具廠播種機上漲了300-800元/臺,濰坊地區有一些拖拉機廠也上調了出廠價,從幾百元到幾千元不等。

  所以當時筆者判斷農機漲價的趨勢是確定的,并且預判接下來幾個月會迎來更大的漲價潮,筆者當時已經獲知原材料普遍上漲、拖拉機增加K值之后成本增加出廠價會上調、補貼額度調低之后用戶購機壓力會加大、補貼資金不夠用經銷商會悄悄漲價,于是出于責任心筆者及時發出了漲價預警,并提醒用戶要提前購買農機,否則越往后價格會越高。

  二、“萬物暴漲”,大企業承壓,中小企業死撐

  整體看,今年原材料比去年漲價幅度更為明顯。

  據今日化工商城原料價格漲跌榜顯示,今年以來跟蹤的189種商品中,79種商品漲幅超過20%,11種商品漲幅超過50%,12種商品漲幅更是超過了100%,2種商品漲幅超過200%。

  其中最瘋狂的是鐵礦石,從500元/噸,漲到1100元/噸,漲幅高達120%,傳導到下游就是生鐵、鑄鐵、鋼材、管材等原材料的價格瘋狂上漲,最近一段時間基本上一天一個價,很多企業是蒙圈的,搞不清楚鋼材價格為什么會如此瘋狂,也不知道是該不該進貨。

  農機80%以上的用料是鐵和鋼,鋼鐵的漲價對成本影響最大,但其他銅、鋁、橡膠等原料和含這些金屬的材料和部件也在上漲價。

  那么面對“萬物上漲”農機價格漲了沒有?農機企業又是如何應對的呢?近兩天筆者電話、微信采訪了整機、配套、經銷商等相關的企業,得到了以下的信息,我們看看企業是怎么說的?

  先看看生產拖拉機、聯合收獲機的幾個大企業。

  電話采訪了國內銷量排名靠前的三個拖拉機生產企業的相關負責人。第一家說年前就提前鎖定了鋼材價格,近期的漲價對其成本沒有明顯的影響,所以最近出廠的農機也沒有漲價;第二家說年初鎖定了較多的材料庫存,再加之今年生產量并沒有想象中的多,所以庫存原材料還能用一陣時間,但到下半年如果原材料價格還在上漲,就不得不調整出廠價了;第三家收獲機產品負責人說成本增加很多,經營壓力大,正在考慮漲價,但要看一拖東方紅等競爭對手的動向。

  再看看生產拖拉機、農機具的中小型企業。

  筆者首先電話采訪了濰坊系的幾個較有實力的拖拉機生產企業,發現存在兩種情況:有一定知名度且產品有競爭力的品牌已經調整了價格,大約是小拖10%、中拖8%、大拖5%,沒有實力的小品牌或新品牌一方面是不敢調價,另一方面是觀察一拖東方紅、雷沃等大品牌,以及本地華夏、百利等濰坊本地的一線品牌,如果大品牌要調價,他們會跟著調,但是漲幅會比大廠小,怕經銷商不接受。

  筆者電話采訪了河南、河北的農機具生產企業,其中河北某生產企業負責人告訴筆者說年初已經調過兩次價了,幅度在5%-10%之間,但是農機具出廠價上漲幅度遠遠低于原材料上漲幅度,覆蓋不了的只能企業內部消化,最近雖然想漲價,但是由于是淡季,出貨量并不大,所以并不著急,要再觀察一段時間再看。

  該負責人還告訴筆者一個重要的現象,他說由于近期材料漲得太猛了,他周邊的很多農機和配件企業都在減產,現在本來是在淡季,廠家只生產急需的產品和配件,廠家一般都不敢儲備庫存,怕萬一后期原材料價格下來了,庫存就賣不出去了。

  接著看看零部件、配套廠。筆者采訪了液壓件、輪胎、膠帶配套企業,從中了解到鋁錠、天然橡膠等雖然也一直在上漲,但是漲幅要比鋼鐵溫和的多。

  三家企業都表示正在準備調整出廠價,并正在和下游整機企業協商,但整機企業一方面是不同意調價,另一方面內部還要討論、評審,要真正的達到調價的目的會有很長的時間,且中間需要做大量的工作,在此之前只能內部消化了,但是有一家膠帶企業的后市場做得很好,對代理商和零售商已經提過兩次價了。

  最后看看經銷商是什么情況。面對原材料上漲,對經銷商來說,影響最大的一方面是廠家出廠價調高,另一方面是零售漲價,前者是被動的,后者是主動的,但是都會有壓力,因為不接受漲價廠家會不高興,調高了零售價用戶不答應,但實際情況怎么樣呢?

  筆者聯系了東北、西北、中原、華東等地的經銷商,驚奇地發現經銷商的壓力居然并不大,進價漲得不多,零售價也基本上沒有動。

  筆者從中發現共性的問題是拖拉機、聯合收獲機、插秧機等高價值的農機出廠價幾乎沒有漲,就是廠家發出了正式漲價通知,但在具體執行過程中沒有嚴格執行或用促銷政策、折扣等變相得消化了,但單缸柴油機、旋耕機、打捆機等小機具反而漲價的比率比較大,筆者理解為拖拉機、插秧機等高價值農機利潤空間大,生產企業有能力內部消化原材料漲價的壓力。

  總結看,大企業承壓,但是目前壓力并不大,企業內部能消化,小企業死撐,但并沒有到崩潰程度;整機企業處于有利地位,上可以轉嫁成本給配套廠,下可以調高出廠價;小企業和零部件企業處于不利的地位,小企業看大企業的動向,大企業不調價小企業得死撐著,大企業調了價,小企業只能在大企業調價的天花板之下調價;零部件企業要調價,必須得到整機企業的允許,零部件企業沒有單方面調價的權力。

  三、也有因禍得福、禍福相伴者

  原材料漲價對大多數企業是利空,但是對有些企業卻是利好。

  筆者電話采訪了某零部件出口商,該公司主銷約翰迪爾、凱斯紐荷蘭、雷肯、馬斯奇奧等跨國品牌拖拉機、聯合收獲機、播種機等市場件、副廠件,主要客戶在歐美。

  該公司負責人說疫情影響了國外農機配套企業的生產,從去年開始國外很多采購訂單轉到了國內,他們公司出口量增加了一倍多,今年根據原材料價格走勢動態調整出貨價,國外客戶也能接受漲價,目前他們的訂單已經排到年底了,當下最大的問題不是客戶接不接受漲價,而是產能不足和找不到足夠的集裝箱。

  上面這家企業可以說是因禍得福者,但還有一些企業則處于“禍兮福之所倚;福兮禍之所伏”的尷尬境地,這些大多是外貿型的企業。

  如重慶某微耕機生產企業,產品70%出口俄羅斯、烏克蘭等西歐國家和東南亞地區,去年底就和客戶簽訂了合同,合同上是鎖定了價格的,現在原材料上漲得這么厲害,用戶要貨很急,不履約則失了信譽和客戶,如果履約則出口一臺虧損一臺,因為當時報價是企業之間互相惡意殺價,最終能簽單的都是微利。

  四、“萬物暴漲”時代,農機企業該如何應對?

  首先要正確面對,凡事應該往好處想,目前農機行業仍處于較好時期。從大方面看,農業領域以及農機行業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好時期,國家空前重視農業,玉米為主的大宗糧食價格處于高位,種植面積增加,從大趨勢上看農機需求處于增長期,目前的原材料價格上漲,是增加了企業的生產成本,但是只要需求端不出問題,企業就有輾轉騰挪的空間。

  其次生產企業要密切關注原材料價格走勢,利用價格波動適時安排必要的采購。要根據市場的需求節奏安排生產計劃,5-7月是農機的傳統淡季,如果看不清形勢可以將生產停下來或只安排必要的生產,等到形勢明朗之后再決定大干或是其他措施。

  其三利用危機推動內部變革。比如啟動真正的精益制造,精益管理被稱為“窮人的管理”,其精髓是杜絕一切浪費和節省成本,說實話國內農機企業推廣精益管理的不在少數,但絕大多數只能說是“葉公好龍”,這是因為企業還沒有遇到真正的困難。

  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,本次原材料暴漲,極有可能會讓農機企業真正地把精益管理落實到位,不管原材料價格如何上漲,只要你比競爭對手成本低,你就有競爭優勢。

  其四“不要浪費一場危機帶來的巨大機遇”。國產農機企業可以利用這次危機推動技術革新和管理革命,中國的農機企業在補貼的溫床上已經躺的太久了,以至于企業已經忘記了真正的市場競爭了,“萬物暴漲”加上補貼資金不足、單機補貼額度不斷降低,將逼迫農機企業跳出同質化的紅海,向后尋找技術上的突破或向前尋找市場端的突破。

分享到:
新聞來源地址: http://www.robotsneednot.com/
  • 暫無評論
加載更多
国精品午夜福利视频不卡麻豆_免费高清特级毛片A片_高龄熟女の中出しセックス_美女MM131爽爽爽免费